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环保 > 环境修复网 > 土壤修复 > 正文

粤港澳大湾区典型城市遗留地块土壤污染特征研究

北极星环境修复网  来源:《环境科学研究》  作者:谭海剑 黄祖照 宋清梅 陈敏毅 吴文成  2021/5/28 11:20:40  我要投稿  

北极星环境修复网讯:摘要:通过识别各类工业企业搬迁遗留地块的环境风险等级,可实现差异化的环境管理,在保障人居环境安全的同时,提高地块开发效率,纾解城市土地资源紧张的问题. 该研究通过分析粤港澳大湾区某典型城市2013—2018年开展调查的93个遗留地块的土壤污染风险、污染程度、污染类型及分布特征,探讨行业类型对地块土壤污染风险及污染特征的影响. 结果表明:该城市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加工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等3个行业的污染地块占比超过85%,单位面积污染量(污染地块每平方米调查面积的污染土方量)超过0.32 m3,污染负荷指数大于0.5,为土壤高污染风险行业;其中,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加工业地块表现为无机污染,主要污染物为重金属,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地块主要表现为有机污染,主要污染物为苯系物、石油烃和多环芳烃,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地块主要表现为复合污染,主要污染物为多环芳烃、铅、砷、镍、锌;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装卸搬运和仓储业、商务服务业、纺织业、文教及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塑料制品业、农业和畜牧业等7个行业类型为土壤低污染风险行业. 该市污染地块以复合污染为主,污染物类型主要为重金属、氰化物、氟化物和有机污染物,其中,砷和多环芳烃在污染地块中的出现频率最高,均接近50.0%. 因此,遗留地块的土壤污染风险、污染特征与其区域特点、历史行业类型密切相关,在对关闭搬迁遗留污染地块进行环境调查和环境监管中,进一步对不同类型行业进行区别化监管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粤港澳大湾区;行业类型;污染场地;土壤污染特征

工业生产活动引起的土壤污染已成为世界性的环境问题. 随着“退二进三”“退城进园”和“产业转移”等城市发展策略的实施,我国因工业企业关停并转遗留了大量遗留疑似污染地块(以下简称“遗留地块”),其场地调查、修复及再开发利用等问题凸显,对生态环境和人居环境健康安全构成了严重的威胁[1-4]. 粤港澳大湾区(Guangdong-Hong Kong-Macao Greater Bay Area, GBA)位于我国东南部,是改革开放的前沿,早期在工业化的基础上高速发展,现处于由工业经济向服务经济转型升级的阶段[5],区域内关停并转企业地块数量庞大,且因土地资源紧张造成再开发利用的需求强烈,其存在的土壤和地下水污染问题已成为迈向世界一流湾区的桎梏[5-6]. 由于粤港澳大湾区的2区9市地缘相近,其土壤特性和水文地质特性等自然条件和城市化进程、经济发展相似. 因而,其遗留地块的污染类型、特征和迁移规律及管理制度体系上具有互通性[1].

遗留地块的污染风险和污染特征与特定行业工业活动历史密切相关. 研究表明,氯化石蜡生产工业遗留地块的长期生产和储存活动导致土壤中不同碳链氯化石蜡和石油烃污染,污染区域主要位于生产车间和储罐区,且不同污染因子的横向和纵向分布各不相同[7]. 同一行业类型的企业通常具有相似的生产工艺、原辅材料、生产布局及管理要求,其关闭搬迁后遗留的土壤污染风险不可接受的地块即污染地块,其污染风险和污染特征也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研究[8-13]表明,化工厂址土壤和地下水污染的可能性通常较大,主要污染物为苯系物、多环芳烃、有机氯农药等有机污染物. 不同的冶炼厂址厂区及周边土壤污染因子、空间分布和污染风险也具有共性特征,污染物主要为镍、铅、锌、铬和铜等重金属,污染空间分布具有距离效应,且通常表层土壤受到污染的程度最重[14-19]. 此外,其他行业,如皮革制革、金属表面处理、电子垃圾回收、电池制造和回收、采矿等,同一行业类型企业的土壤污染风险和污染特征均具有相似性[20-24]. 因此,探讨不同行业类型遗留地块的污染特征对遗留地块再开发及不同行业企业生产过程的污染防控工作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目前,国内外对于遗留地块污染特征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单一行业类型、单一企业地块、单一污染物类型或单一污染物的含量、空间分布、形态特征、风险水平或几种不同类型企业对单一类型污染物的影响等[25-30],而以典型城市为研究对象,对不同行业类型遗留地块土壤污染特征的研究鲜见报道.

另外,我国的遗留地块环境管理工作尚在起步阶段,对需要重点关注的行业缺乏数据支撑. 鉴于此,该研究以粤港澳大湾区典型城市为研究对象,分析典型行业类型遗留地块土壤污染风险、污染程度、污染类型及污染物特征,探讨不同行业类型对地块土壤污染风险及污染特征的影响,以期为粤港澳大湾区乃至全国遗留地块再开发及不同行业企业生产过程的污染防治工作提供数据支撑.

1 材料与方法

1.1 研究区概况

粤港澳大湾区以三角洲平原和低山丘陵为主,属亚热带季风气候,雨量充沛,地表水系发达,地下水埋深浅,地表水和地下水交互频繁,水文地质条件较复杂;该区工业起步早,工业化程度高,遗留地块历史悠久,相比于其他地区,其污染地块更为密集[31]. 粤港澳大湾区地带性土壤为赤红壤,普遍呈酸性[31],部分重金属多以离子形式存在,具有较强的迁移能力,往往造成土壤污染的范围更大、深度更深;此外,该区广泛分布富砷、铅的石灰岩、砂页岩和花岗岩[32-33],在高背景值和工业活动外源输入叠加作用下,遗留地块土壤砷、铅污染更为常见.

该研究所选城市位于粤港澳大湾区和珠江三角洲腹地,为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城市,地势东北高、西南低,以山地、丘陵和平原为主,河流水系发达,土壤主要类型为赤红壤,地下水埋深浅,具备大湾区典型的自然地理条件特征. 该市工业化起步早,工业行业类别丰富,早期分布有化工、金属冶炼、电镀、机械制造、医药制造和纺织等对土壤和地下水具有潜在污染风险的各类企业,遗留地块历史悠久,使用情况复杂,具备大湾区典型的工业行业分布特征. 为充分保障人居环境安全,该市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自2013年起组织对辖区内再开发利用前的遗留地块进行环境调查和风险评估报告评审和备案管理.

1.2 数据来源

该研究收集整理了该市2013—2018年完成的93个遗留地块场地环境调查报告,其中污染地块34个,占调查地块总数的36.56%. 参考GB/T 4754—2017《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同时兼顾生产工艺流程及所产生环境危害的共性特征,将93个遗留地块划分为19个行业类型,各行业类型调查地块占比情况见图1. 其中,装卸搬运和仓储业调查地块的占比最高,达到12.9%;其次为通用设备制造业、农副食品加工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而造纸和纸制品业以及电力、热生产和供应业等2个行业调查地块占比最小,均为1.08%. 所有调查地块的总面积为845.07×104m2,污染土方量共计140.37×104m3.

1.3 研究方法

注:1—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加工业;2—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3—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4—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5—非金属矿物制品业;6—通用设备制造业;7—农副食品加工业;8—家具制造业;9—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10—皮革、毛羽及其制品和鞋业;11—造纸和纸制品业;12—电力、热生产和供应业;13—医药制造业;14—装卸搬运和仓储业;15—商务服务业;16—纺织业;17—文教及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18—塑料制品业;19—农业和畜牧业. 下同.

图1 粤港澳大湾区某典型城市2013—2018年各行业类型调查地块占比

Fig.1 Classification of assessed brownfield sites according to the industrial types in a typical city of GBA during 2013-2018

通过分析所收集报告中涉及的不同行业类型污染地块占比、污染土方量、污染物类型、污染物种类及其相互关系等,研究该市不同行业类型地块的土壤污染特征,探讨同一行业类型污染场地的共性关系. 由于医药制造业,皮革、毛羽及其制品和鞋业,造纸和纸制品业,以及电力、热生产和供应业等4个行业的地块数较少(均小于3块),从行业角度进行土壤污染特征分析容易受偶然因素影响,故仅用于城市尺度污染特征分析.

不同行业地块土壤污染风险水平分析采用污染负荷指数法(the pollution load index,PLI)[34]进行评价,将该市同一行业类型污染地块占比及单位面积污染量的数值进行综合表征,计算公式:

PLI=(CF1×CF2)1/2(1)

式中:CF1为同一行业类型污染地块占比,%;CF2为同一行业类型地块单位面积土壤污染量,即污染地块每平方米调查面积的污染土方量,m3. PLI值越大,表明污染风险水平越高.

为进一步分析该市各行业类型遗留地块的风险水平等级,采用污染地块占比和单位面积土壤污染量等数据对15个行业进行K-means聚类分析,根据欧氏距离法对各行业进行风险归类. 聚类分析采用SPSS 18.0软件(Statistical Graphics Crop, Princeton, NJ, USA)完成.

1.4 数据处理

采用Microsoft Excel 2010软件对所有数据进行统计分析,采用OriginPro 8.5软件(OriginLab Corporation,USA)完成图形绘制.

2 结果与讨论

2.1 污染地块占比

该市纳入行业分析的15个行业中存在污染地块的行业为9个,占纳入统计总数的60.0%. 9个行业污染地块数量占该行业调查地块总数的比例情况见图2. 由图2可知,不同行业类型的污染地块占比呈现较大差异,表明行业类型对地块土壤的污染风险有较大的影响. 其中,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加工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的污染地块占比较高,均在85.0%以上,表明这3个行业地块的土壤污染风险很高. 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的污染地块占比为60.0%~70.0%,也属于土壤污染风险较高的行业. 通用设备制造业、农副食品加工业、家具制造业的污染地块占比为30.0%~40.0%,这些行业企业地块的土壤污染风险也不容忽视. 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的污染地块占比为16.67%,说明其行业企业地块也具有一定的土壤污染风险. 而装卸搬运和仓储业、商务服务业、纺织业、塑料制品业、农业和畜牧业、文教及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等6个行业类型共计33个地块均未发现土壤污染情况,表明这6个行业企业地块的土壤污染风险很小.

注:行业类型编号同图1.

图2 粤港澳大湾区某典型城市2013—2018年 各行业类型污染地块占比

Fig.2 The proportion of soil contaminated sites according to the industrial types in a typical city of GBA during 2013-2018

粤港澳大湾区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工业起步早,工业企业行业类别丰富,污染地块大多存在历史悠久、使用情况复杂、地面硬化较差、早期环境管理不足等情况. 该研究表明,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典型城市,该市涉污行业类型遗留地块呈现土壤污染风险高、污染地块占比大的现象.

该研究样本均来自通过生态环境主管部门组织评审的遗留地块环境调查报告,数据的准确性和全面性有较好的保障. 数据显示,该市出现土壤污染风险不可接受的地块占所有调查地块总数的比例为36.6%,与《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原环境保护部和原国土资源部于2014年联合发布)中工业废弃地污染比例为34.9%的调查结果[35]基本一致,说明该市的遗留地块土壤污染情况在全国范围内亦较为典型.

2.2 不同行业遗留地块土壤污染程度

为进一步表征各行业污染地块的污染程度和风险情况,对9个行业污染地块的单位面积污染量进行统计分析(见图3). 由图3可知,9个行业的单位面积土壤污染量存在较大差异: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加工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的单位面积污染量均大于0.50 m3,土壤污染程度最重;其次为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地块,单位面积污染量为0.32 m3;家具制造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的单位面积污染量为0.11~0.17 m3,其土壤污染程度也不容忽视;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通用设备制造业、农副食品加工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的单位面积污染量均不大于0.05 m3,相较而言,土壤污染程度较小.

注:行业类型编号同图1.

图3 粤港澳大湾区某典型城市2013—2018年 各行业类型污染地块单位面积污染量

Fig.3 Contaminated soil volumes per square of the industrial types in a typical city of GBA during 2013-2018

2.3 地块土壤污染风险表征

为更直观地对比不同行业类型地块的土壤污染风险水平,采用污染负荷指数法进行综合表征〔见图4(a)〕. 结果显示,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加工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的PLI值均大于0.5,表明土壤污染风险水平较高;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家具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通用设备制造业、农副食品加工业的PLI值为0.1~0.3,表明土壤污染风险水平一般;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等其余7个行业的PLI值均小于1,表明土壤污染风险水平相对较小.

为进一步识别该市不同行业遗留地块的风险级别,该研究采用污染地块占比和单位面积土壤污染量等数据对15个行业进行K-means聚类分析〔见图4(b)〕. 结果显示,聚类分析结果和污染负荷指数表征的风险水平结果一致. 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加工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等3个行业聚为一类,且其土壤污染风险最高,应作为该市的重点土壤污染防控行业. 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通用设备制造业、农副食品加工业、家具制造业等5个行业聚为一类,其可划为中污染风险,也应加强对其搬迁、流转和调查等过程的环境管理. 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装卸搬运和仓储业、商务服务业、纺织业、文教及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塑料制品业、农业和畜牧业等聚为一类,属于低污染风险的行业,如这些类型地块的历史沿革和污染源清晰,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可对其予以适当简化管理,以提高环境管理效率,加快土地流转及再开发进程.

注:行业类型编号同图1.

图4 粤港澳大湾区某典型城市2013—2018年各行业类型污染负荷指数(PLI)和污染风险聚类结果

Fig.4 PLI and cluster analysis of contamination risk based on the industrial types in a typical city of GBA during 2013-2018

2.4 不同行业地块土壤污染特征

2.4.1土壤污染类型和污染物种类情况

遗留地块土壤污染类型通常分为无机污染、有机污染和有机-无机复合污染. 对34个污染地块中3种污染类型的占比情况进行分析,发现该市污染地块以有机-无机复合污染为主,占污染地块总数的41.2%,其次为无机污染地块,占比为38.2%,而单一有机污染地块占比仅为20.6%. 根据统计结果,该市无机污染物主要为重金属,此外还有个别地块存在氰化物和氟化物污染. 从总体上看,该市污染地块的污染物以重金属为主. 由于长期的工业生产活动、复杂的生产工艺等原因,我国遗留污染地块通常以复合污染为主,其中以重金属和多环芳烃复合污染最为常见[36-37]. 可见,该市遗留地块的污染类型情况较为典型.

各污染物在34个污染地块中的出现频率见图5. 可以看出,该市遗留地块的土壤污染物主要为重金属、氰化物、氟化物和有机物. 其中,重金属污染物包括砷、铅、镍、汞、铜、铬、镉、锌和锑,有机污染物包括多环芳烃(PAHs)、石油烃(TPHs)、苯系物(BTEX)、氯代烃(CAHs)、氯苯和多氯苯(CBs)、二苯并呋喃(DF)、酞酸酯(PAEs)、六六六(HCH)和双酚A(BPA). 砷和多环芳烃是主要的土壤污染物,在污染地块中的出现频率均接近于50.0%;其次为铅、石油烃、镍,在污染地块中的出现频率为30.0%~40.0%. 苯系物、汞、铜、锌和铬在污染地块中的出现频率为10.0%~30.0%,相较而言,在污染地块中出现的可能性不高;而镉、氰化物、氯代烃、氯苯和多氯苯、二苯并呋喃、酞酸酯、六六六、双酚A、锑、氟化物等污染物的出现频率均低于10.0%,是该市污染地块中较为少见的污染物.

注:As—砷;Pb—铅;Ni—镍;Hg—汞;Cu—铜;Zn—锌;Cr—铬;Cd—镉;Cyanide—氰化物;Sb—锑;Fluoride—氟化物;PAHs—多环芳烃;THPs—总石油烃;BTEX—苯系物;CAHs—氯代烃;CBs—氯苯和多氯苯;DF—二苯并呋喃;PAEs—酞酸酯;HCH—六六六;BPA—双酚A. 下同.

图5 粤港澳大湾区某典型城市2013—2018年各污染物在污染地块中的出现频率

Fig.5 Frequencies of occurrence of contaminants in the contaminated sites in a typical city of GBA during 2013-2018

总体上看,该市各行业地块土壤均存在重金属污染(主要为砷和铅),这与该市早期的工业类型分布及土壤地质高背景值相关. 该市位于粤港澳大湾区,早期分布的工业类型以化工、金属冶炼、电镀、机械制造、医药制造、纺织和农食品加工等为主,其生产和加工过程所使用的原辅材料或化石燃料通常涉及铅和砷等污染物,生产过程的“跑冒滴漏”引起土壤铅、砷污染的风险较高. 此外,粤港澳大湾区分布的富砷、铅母岩为石灰岩、砂页岩和花岗岩等[7],该市土壤中砷的平均背景值为14 mg/kg[32],变化范围为3~64 mg/kg[33],部分区域土壤砷背景值已高于GB 36600—2018《土壤环境质量 建设用地土壤污染风险管控标准(试行)》中第二类用地筛选值(60 mg/kg). 因此,该区域在高背景值和工业活动外源输入的叠加作用下,污染地块中砷出现超筛选值的情况更为常见.

注:行业类型编号同图1.

图6 粤港澳大湾区某典型城市2013—2018年 各行业地块污染类型分布特征

Fig.6 Distribution of contamination types according to the industrial types in a typical city of GBA during 2013-2018

2.4.2不同行业地块土壤污染分布特征

9个行业地块的土壤污染类型分布情况截然不同. 由图6可知,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加工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污染地块均表现为无机污染,主要污染物为重金属. 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和家具制造业地块均表现为无机-有机复合污染,主要污染物为重金属和有机物. 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地块主要表现为有机污染(71.4%),部分地块表现为无机-有机复合污染. 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地块主要表现为无机-有机复合污染(83.3%),部分地块表现为无机污染;对于农副食品加工业,66.7%的地块表现为无机污染,其余地块表现为无机-有机复合污染. 非金属矿物制品业中无机污染、有机污染和无机-有机复合污染3种类型的地块数量比例为1∶1∶1. 通用设备制造业地块主要表现为无机污染,部分表现为有机污染或复合污染.

不同行业类型污染地块的污染物种类、出现频率均有很大的差异性. 对污染地块数量不小于3个的6个行业类型进行污染物种类分布特征分析的结果见图7.

图7 粤港澳大湾区某典型城市2013—2018年各行业污染地块污染物分布特征

Fig.7 Distribution acteristics of contaminants according to the industrial types in a typical city of GBA during 2013-2018

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的土壤污染物种类较为复杂,污染物包括有机物苯系物、石油烃、多环芳烃、氯代苯、二苯并呋喃、氯代烃、酞酸酯、六六六、双酚A以及重金属铅、镉、镍等共12种. 该行业污染地块中苯系物、石油烃和多环芳烃的出现频率均高于70.0%,这3种污染物分布在几乎所有的该行业污染地块中. 氯代苯、二苯并呋喃、氯代烃、酞酸酯、六六六和铅、铬、镍的出现频率均低于30%,相对少见,这些污染物主要与地块历史上的具体生产工艺有关.

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地块土壤污染物包括有机物多环芳烃、石油烃和重金属砷、铅、镍、锌、铜、汞、镉等共9种. 其中,多环芳烃几乎在该行业所有污染地块中均存在,出现频率为83.3%,重金属铅、砷、镍、锌在该行业地块中的出现频率为50.0%~66.7%,说明多环芳烃、铅、砷、镍、锌是该行业地块的主要污染物. 而石油烃、铜和汞的出现频率为33.3%,在该行业地块中也较为常见. 镉的出现频率较小,相较而言,引起该行业地块土壤污染的可能性较小.

通用设备制造业地块的污染物包括有机物多环芳烃、石油烃、苯系物、氯代烃以及重金属砷、铅、铜等共7种. 除砷在该行业污染地块的出现频率(75.0%)较高外,其他污染物的出现频率均为25.0%.

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地块的污染物种类也较为复杂,包括有机物石油烃、多环芳烃、苯系物、氟化物以及重金属砷、镍、镉、铅、汞、铬、锑等共11种. 在该行业污染地块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污染物为石油烃(66.7%),是该行业污染地块最为常见的污染物.

农副食品加工业地块污染物种类包括有机物多环芳烃以及重金属铅、砷、镍、汞等共5种. 其中,砷、铅、镍和汞在该行业污染地块中的出现频率不小于50.0%,而多环芳烃的出现频率仅为33.3%,说明该行业污染地块以重金属污染为主.

金属表面热处理及热加工的土壤污染物种类包括镍、铜、氰化物、铬等共4种. 其中,镍、铜在该行业地块中最常见,出现频率高达100%,氰化物、铬占比也高达66.7%.

对于污染地块数量小于3个的其他3个行业,因样本数较少,仅做行业土壤污染风险分析,不进行行业污染物分布特征分析和讨论.

遗留地块的土壤污染特征与其历史行业类型密切相关. 总体上看,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品业、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属于能源和原材料加工业,不仅需要大量的原材料和资源投入,同时由于资源利用效率等原因,“三废”排放严重,因而其污染复杂且种类繁多[38],污染类型表现为有机、无机或复合污染,污染因子以重金属、多环芳烃、石油烃和苯系物为主. 而机械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农副产品加工业等主要是加工业,需要投入的原材料相对较少[37],其污染物种类以重金属、多环芳烃为主.

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品业是我国工农业生产的重要支柱行业,同时也是环境污染的主要来源[39]. 粤港澳大湾区,尤其是珠江三角洲作为化工行业的集聚地,有机污染物(如苯系物)是典型的化工场地特征污染物[12]. 该研究中,该行业污染地块也表现为以有机物污染为主,最常见的特征污染物为苯系物、多环芳烃和石油烃等. 该类行业土壤污染区域主要集中在生产区域及污染处理设施,主要为化工生产过程中原辅材料的“跑冒滴漏”所造成[40].

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是产生重金属污染的重要行业,主要污染物为镉、铅、汞、铬、锌、铜、镍和砷等,金属冶炼废水是重要的污染源[41]. 该研究中,该行业污染地块绝大部分表现为复合污染,除了主要污染物为重金属外,多环芳烃和石油烃也十分常见. 该行业的企业生产过程涉及大量的煤、石油等化石燃料,这些燃料的不完全燃烧是多环芳烃的主要工业排放源,其厂区及周边土壤往往存在PAHs污染[42-45]. 因此,钢铁厂和冶炼厂工业场地土壤中多环芳烃主要与焦炉、燃煤、柴油、石油等燃料的使用有关[46-49]. 该研究发现,多环芳烃在该市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污染地块中的出现频率高达83.3%,与上述已有研究结果一致.

现有研究对砖瓦、陶瓷、玻璃等生产和加工为代表的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遗留地块土壤污染状况关注较少,相关研究主要聚焦在氟化物污染上[50-52]. 该研究发现,该市非金属矿物制造业污染地块占比高达60%,污染物种类包括重金属、氟化物、苯系物、多环芳烃和石油烃,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污染物为石油烃(66.7%). 该行业企业原辅材料一般无明显特征污染物,且生产工艺简单,但其生产过程涉及石油、煤炭、煤制气等燃料,尤其是石油类燃料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普遍应用,煤焦油、重油等较易对局部区域的土壤造成石油烃污染[53-54]. 因此,该行业遗留地块的土壤污染状况也不容忽视,应重点关注其煤、油等化石燃料所造成的污染.

粤港澳大湾区电镀企业的数量处于国内前列,且大多企业地块使用历史较长[7]. 根据该行业的主要污染源分析,其污染物主要以铬、铜、镍、锌和氰化物为主[55]. 该研究中,金属表面处理和热加工企业均为历史悠久的电镀工艺企业,均表现为无机污染类型,污染物种类为重金属和氰化物. 因而,其污染特征在大湾区内具有突出的典型性. 电镀厂土壤污染区域主要位于生产区域,污染物来源于电镀生产过程的泄漏[22].

农副食品加工业、通用设备制造业、家具制造业、造纸和纸制品业、电力、热生产和供应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造纸和纸制品业的污染地块土壤污染类型主要表现为无机污染或复合污染,主要污染物为重金属、多环芳烃、石油烃等,源于煤、油类等化石燃料的燃烧、淋溶和泄漏,土壤污染区域主要集中在地下油库、堆煤场、煤渣场和锅炉房等辅助设施区域. 因此,在对这些行业地块开展土壤环境调查时,上述热点区域需予以重点关注.

3 结论

a) 遗留地块的土壤污染风险与其历史行业类型密切相关. 该市土壤高污染风险行业为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加工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在场地环境调查和环境监管工作中应予以重点关注.

b) 该市土壤低污染风险行业包括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装卸搬运和仓储业、商务服务业、纺织业、文教及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塑料制品业、农业和畜牧业等,对其可适当简化地块环境管理流程,以提高粤港澳大湾区土地流转及再开发利用效率.

c) 该市污染地块主要表现为无机物和有机物的复合污染,污染物类型主要为重金属、氰化物、氟化物和有机物,其中,砷和多环芳烃在污染地块中的出现频率较高,均接近于50.0%.

d) 遗留地块的土壤污染特征与其历史行业类型密切相关. 该市污染高污染风险行业中,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加工业地块表现为无机污染,主要污染物为重金属;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地块主要表现为有机污染,主要污染物为苯系物、石油烃和多环芳烃;金属冶炼及延压加工业地块主要表现为复合污染,主要污染物为多环芳烃、铅、砷、镍、锌。

投稿联系:0335-3030550  邮箱:huanbaowa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微信号:bjx-huanbao(北极星环保网)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订阅号
每日精选环保热门资讯,天天涨环保知识。
做环保,我们是认真的!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热词检索: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